某某主题美文网

您好,欢迎访问美文网,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娘在老家等着我 ||山东 王金环

2020-03-22 20:13:07分类:短篇散文 阅读:2307
    ● 王金环
我总是看见母亲的身影,她在村头的那颗柳树下石桥边的石头上坐着,或是坐在老家院门的门槛上,或者坐在院中枣树下那块石磨盘上,夕阳把她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印在回村的路上,老家的院子里或者土墙上。她佝偻着脊背,手拿拐杖,不时地抬头望望我回家的路,或是敞开的院门。
母亲生前就是这样的等待我回家去。她的儿女们各自有家,各忙各的事,她就一个人守着那院子那老房子。姐弟们去看看她是不定期的,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要推开那扇院门,而我每个周末假期必定要回去陪伴她,我知道她在等着我。
今年的清明假期,和往常一样,我急急地回家去,可是老家的村头,院子的门槛上,枣树下的石磨盘上,再也不见了母亲的身影。
敞开院门,我也坐在枣树下的石磨盘上,像母亲等我一样,我也盼望着母亲回到家里来。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心境呢?
 
春日的阳光金黄金黄的,院子里洒了厚厚的一层,没有了人住,绿草满院子生长起来,有些还绽放了各式各样的花朵,阳光下鲜明夺目,有蜜蜂嗡嗡地飞,蝴蝶飘逸着,悄无声息,如同幻影。东边土墙根下的一棵石榴树正吐着油红的碎叶儿,西边土墙根边的一棵柿子树,油黄发亮的叶片已像孩子的手掌,院中的枣树还没有发芽,纷乱的枝丫描画着太阳的影子。老屋静静地矗立,孤独无依的样子,阳光下更显出苍老的容颜。低垂的屋檐仿佛一个人低头正想着心事。在满院子弥漫的静谧里,冥冥中我听到了一种声音,那声音好像在天上,从深邃的蓝天外面漫过老屋的屋脊,震荡着我的耳膜。那声音是风声?是歌声?还是震颤的琴声?说不清,只觉得悠悠扬扬,不紧不慢,让我心慌,又让我平静,似乎是一种召唤,执意要人去注意他,寻找他,探望他,甚或去投奔他。今天当我拿起笔来,想起这种声音的时候,我好像明白了,那也许是从我心底发出的,是我对母亲深深的牵挂,因为我常常和母亲分离,她一个人在老家,我日里梦里都想着回家去。我知道了母亲也像我一样,耳畔也一定响着这经久不息的声音。
往年,我一步跨进家门,母亲就慌忙站起身,她手脚不停,帮我放稳车子,拿过我带来的东西,又不停地拍打我身上的尘土,嘴里说:“衣服脏了脱下来,我去洗。”“渴了吧?我去倒水;累了吧?坐这儿先歇歇!”天还早就问我:“吃什么饭?我做去!”我就坐在石磨盘上,看她忙里忙外。家里曾养过鸡、鸭、狗,这时也围住我团团转,狗使劲地摇着尾巴,鸡鸭拍着翅膀咯咯嘎嘎。我一边轰赶着它们,一边哈哈大笑,母亲也笑,我看到院中的花儿也笑,直笑得前仰后合,把承受不住的笑意摇落了一地。
日影静静地移动,昔日的热闹让日影带去。风从院门进来,我闻到了风里的一种气味,是太阳晒热的花草的气味?太阳晒热的土墙砖瓦的气味?是村外庄稼竟绿的气味?不是,是母亲身上散发的那种气味,这个我很熟悉,它带着母亲身上特有的温度,于是在满院草木的摇动中,我的眼睛里到处都有母亲的影子。娘,你在家里,你该拂去我离家在外的满身风尘,你该问问我渴了没有?饿了没有?累了没有?
 
太阳沉入老屋西面的屋脊下,院子里日光退去,我从石磨盘上站起身走进老屋。老屋内的陈设和母亲走前一样,一切东西的位置还都在原处,我能接受母亲再不能等我回家的事实,但我对她的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组成。老家在,母亲就在,时刻思想着母亲在老家等着我,是我的思维定式,抽空回家,多少年了已养成了习惯。不知道这些被改变我还怎样的活着。铺好母亲床上的被褥,在另一张床上躺下,耳边又仿佛听到母亲在说话。许多年来,睡前的这个时候,她总是喋喋不休,你媳妇怎么没来?孩子们上学怎么样?谁家要娶媳妇了,谁家办寿宴了,你还来不来?谁家老人有病了该去看看……。之后又说些往事、农事、邻里家的事、未来日子的事……,在家长里短的谈笑中,我常常先入梦中。我睡得很沉,离家在外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落了地,梦中我像一朵云悠然地飘,看到院中那棵石榴树在清风里开放艳艳的花儿。
今夜没有了母亲的陪伴,老屋里空寂成一片死寂,胸腔里那颗心仿佛被摘去,只剩下一个空壳的落寂。在辗转反侧里,我朦胧睡去。
风把门推开,母亲来了,黑色的上衣落满尘土,脸色黝黑,形容瘦削,很是疲惫。她急冲冲跨进屋里,随手端起桌上的半碗水一饮而尽,用袖口抹一下嘴,长长舒口气,然后走进我的床前,一边惊喜地望着我,一边扯扯垂下的被角儿:“孩儿,上星期你没来,我在家等了一天呢!今天知道你准回来,我就赶回来。”
“孩儿,你咋这么早就睡了?你身上不好吗?你渴不?你饿不?娘这就给你做饭去……”。她抚摸着我的额头。
 
“娘!你这是到哪儿去了?”我急不可耐地问她。
“看你爹去啦……,这死老头子扔下咱们到庙里啦,唉……!对了那庙你去过的,就是那年你十三岁的时候,跟你爹到那里换过粮食。”
我记得了,那是我第一次出远门,也是清明时节,和来回走四五天的路,用一袋大豆换回三袋玉米,来补足一家人麦收前不够吃的粮食。我们经过一处庙院,在那里歇脚。庙院不大,树木笼盖,里面的诵经声伴随着香炉里的烟雾升腾,那气氛和情绪让我记忆深刻,觉得那庙院是通向一个神秘地方的地方,众僧的歌声好像是黑夜的叹息,我有些恐惧,还有些烦烦的。可父亲坐在殿前的台阶上听得入神,喊他不听,拉他也不觉。我当时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着迷,今夜听到母亲的话终于明白,那是父亲向往的地方,他一定听明白了,那里是脱离苦难走向天堂的驿站。
“孩儿,娘不回去了,我放心不下咱的家!”
黎明的鸡鸣闯进了梦境,醒来,一抹熹微的晨光淡去老屋的黑暗。坐起身四顾屋内,没有了母亲的身影,但今夜见到了母亲,我感到满足。
太阳还没有从村东头的房顶上升起来,我就要去四十多里的县城去上班。母亲在的时候,她总是做好早饭等我醒来,我吃饭,她手脚不停,里里外外收拾我要拿去的东西。我出门,母亲跟在大门外,告诉我说:“你忙就别来,要来早点回!”今天我仿佛又看见她站在院门口,向我挥手说:“你忙就别回来,要来早点回!”
郑重声明: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