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主题美文网

您好,欢迎访问美文网,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那些年,我们一起深爱的老师

2020-06-08 07:57:28分类:散文精选 阅读:6320
作者简介
李瑛,女,中学教师。
 
散文 那些年,我们一起深爱的老师
  
 
中学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姓黄,1米74的个头,爱画扬蹄的奔马,爱穿浅白色风衣,还爱抽经济牌香烟,在我眼里,他是那么潇洒帅气,连吐出的那一绺儿烟圈,都那么优雅,青春四溢的黄老师,就像一道特别的风景,让我们这个封闭的镇中也开始亮堂起来。
黄老师是下乡落户到我的小镇,见黄老师很有才华,就安排他在小镇教书,同学们既亲近他又很怕他,唯独我不怕,我管叫他老黄;每次上课铃声一响,老黄准时洒脱的往讲台一站,教室立马安静下来,老黄总会把每个座位都扫视一遍,然后灿然一笑,向我们扬手示意,同学们就稀里哗啦翻开课本,就地跟着老黄一起朗读课文,一起走进诗画一般的语文天地,于是,我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语文课,随后又爱上了文学。
每周三下午作文之前,我都习惯趴在桌上,在别人看来,保准是我偷着打瞌睡,其实我是在构思,在打腹稿,腹稿打好了,我“唰唰唰”地一气呵成,写出来的文字,我连改都不改一下,就率先跑上讲台交给老黄,看见有的同学还在皱着眉头苦想,有的咬着笔头半天也挤不出几个字,我就有些得意忘形,老黄非常不满意我的骄傲样儿,终于有一回他逮了我的尾巴。
又到周三作文课,老黄照例评讲了三个优秀作文,又念完了十个获得优良等次同学名字,然后点着我的名字批评:“老黄我一直欣赏你文字有灵性,但我从来也不曾想到,你作文水平怎么比书上还好呢……?”;“遭了,老黄把我的作文当成抄的了,我呼地站起来,毛起胆子冲老黄吼了一句:“抄作文是狗熊,你乱说是狗熊!”。老黄怔住了,全班同学也都傻眼了炸堂了:“吃豹子胆了么?咋个敢和老黄干仗了呢?”。老黄真生气了,他生气我居然敢当全班同学面吼他,于是生气的老黄扯大嗓门冒出一句:“你小子真有本事,下课到办公室来,看你还怎么‘凉起抄'!”。“去就去,谁怕谁!”,我犟着脖子跟老黄到了办公室。
在老黄眼皮底下,我一鼓作气写完了一篇命题作文,等老黄也一鼓作气读完我洋洋洒洒的作文时,我已经又犟着鼻子哼哼哈哈回到教室去了。再后来,老黄当着他的几十个学生,很诚恳的作了自我检讨,我也鼻子一酸,为自己的“平反昭雪”,“哇”地哭出声来。最后悔的是,我不该那么熊起胆子以下犯上,从那以后,我这个犟拐拐学生,越发尊敬老黄,爱戴老黄,我敬畏他与众不同的师者风范和他人格魅力。
初一下期,我当了团支书记还兼任了语文课代表,和老黄更加熟了起来,我就邀约同学常常挤占老黄的周末,或者拥挤在他办公室,看他画马,看他批改作文,或者一窝蜂涌进他的宿舍,翻他的文学书籍看。老黄很有亲和力,所以,我们经常在他那儿去“捞点油水”或者“打打劫”什么的。有一次,他从集市买了很大一筐包谷桃,同学们呼啦一下围着老黄,嘻嘻哈哈又吃又拿,一会儿工夫,满大筐桃子就被我们啃个精光,大家挤眉弄眼一哄而散,赶紧钻进教室卖乖去了。
老黄的政治思想工作也很特别,假如班里有同学违反了校纪校规,他不像其他班主任那样,刮了鼻子又戳眼睛,严查了还不算,还老是纠着犯错同学不放,每每遇到这种问题,老黄绝不把矛盾和错误一股脑儿推给学生,他首先会在班会课上批评自己工作不细,指责自己疏于管理而失误,所以,不用老黄兴师动众去查,违纪学生会主动找上老黄,深刻检讨绝不再犯。老黄的严教善导,在他后来诸如我一样当了老师的所有学生身上,均有极大影响,即使,没有得到他的真传,但我们都没让老黄失望,如今我还真成了文学者。
老黄在小镇教了八年书,之后调到另一所中学当书记校长,当领导的那些年,由于老黄就任学校教学成绩突出,他又调县局工作,至此,从城里下乡的老黄终于又回到城里,也从此真正走下讲台,结束了粉尘作伴日子,在教育科学研究所工作直至退休。
 现在回忆起来,我当时对作文的热爱简直到了狂热地步,这种狂热源于老黄别出心裁的“擂台赛”,每周出个超难写的作文题目,当期作文写得最好的为擂主,擂主就有资格给全班同学出任何学科任何难题,比赛在班里延续下去。我当时疯狂地爱上了这个高难度的写作擂台赛,白天除了大量收集素材,还常常在深夜冥思苦想,我要求自己不光抢速度还要抢质量,不仅要有篇幅,内容也要具体,情节还要生动,我要站在最高最佳角度,把擂台赛的作文写得漂漂亮亮,让同学们五体投地佩服我,让老师更加器重我,比赛结果,我成了第一期擂主,此后的作文比赛,我几乎期期独占鳌头,我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动力,对未来我是文学家有了最原初的萌动和憧憬。
在这样的激励下,我们班的语文和作文成绩简直是芝麻开花节节高,老黄给擂主颁奖的那一刻,便成了我每周最激动的时刻,老黄给我的奖励除了奖状,还有作文书籍,文学杂志,钢笔,笔记本……再后来,黄老师把他写作的全部功底,毫无保留地教给了我。
后来,我选择了教育行业,同样也做了孩子们心中有魅力很迷人的老师,我时常想起老黄,这么多年了,他过得还好吗?9月10日这天,我拨通了电话,声音依旧很有磁性:你好,你是?
我突然觉得好陌生,但却又是多么的熟悉,那么多年过去了,他是否还记得我这样一个当年为写作而痴狂的孩子呢?
我说:“老师,我是您三十六年前的学生,我祝您节日……”
    他非常激动,居然报出了我的名字,还说经常在报纸上读我的散文,《合川日报》上我写的《一路风铃》,把他读得热泪盈眶……
我大声告诉他:“老黄,您是我最初文学的启蒙导师,您给了我最好最棒的两年中学语文教育,是我们那些日子,那些年,一起深爱着的魅力老师……”
我听到了老黄的喜泣……
 
郑重声明: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