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主题美文网

您好,欢迎访问美文网,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莱城

2021-04-14 13:36:12分类:高中作文 阅读:5443
星期六
 
我回到了莱城,我的。尽管莱城在克他纳州最偏远的地区,但是由于铁路的开通,莱城还是发展得很快。
 
从这里出发,穿过五个街区,经过中心公园,再穿过瓦拉卡大道,就到了布林街----我从前住的地方。
 
五年前我走出莱城时,已经把我的房子转手给了一个叫麦克斯的老头子,但听说他已经死了。我认为我再也不会回来,而实际上并不是。无论如何,我还是得去一趟布林街。
 
布林街在莱城的西南方,我小时候布林街整条道路都长满了刺槐,因此我很喜欢把它叫做“我的刺槐街”,而实际上当时几乎每条街都长满了刺槐。我依次穿过五个街区,看到了一些熟悉的面孔,却叫不出名字。中心公园也变了模样。地面上铺了一层大理石,整齐排布,中间建了一个很大的喷泉,可能是临近周日的缘故,公园里有很多人。我接着走,来到了拉瓦卡大道,拉瓦卡大道一如以前车水马龙,只是道路两旁新增了很多店铺。最后,我来到了布林街,我来到了我曾经的家门前,看见了一块很大的招牌,上面刻着“诺娃波夫旅馆”几个字,这可真是“家庭旅馆”啊,我想。正好我需要找一个地方住宿,于是我在诺娃波夫旅馆安置了下来。
 
下午三点半
 
我躺在旅馆房间的床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天花板,房间消毒剂的气味充斥着我的鼻孔,我能感到每一个分子在碰撞。我从未感到过如此清醒。一个人如何把不属于自己的,说得那么心安理得?一个人如果连自己都欺骗了,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他不能骗?从此这个世界上再无慧眼,因为整个世界对他来说都是虚假的。他是活在别人讲述的里的,他没有自己的故事。可悲。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便引以为豪地依附在大多数上并觉得那是自己的力量,直到连自己的轮廓都看不见,却还暗自庆幸着。遇到另一种人时,保持距离,加以鉴别,如若不是,则用最冷漠的东西对待,甚至想抹杀掉其他人的存在,只是碍于种种,未能实现。他真的存在过吗?他已从个人的形体上消逝了。那么我的存在如何证明呢?我是绝不会活在他人叙述的历史中的。我感到有液体从我的眼眶流出,浸湿了被单,浸湿了头发。为什么会这样?我丝毫感觉不到痛苦,甚至没有情绪波动。难道应该像水一样吗?我的未来由等待着我的那个容器的形状决定?在什么容器里就成为什么样子,当没有容器时,会发现,自己原来什么都不是,是该庆幸还是悲哀?这会是我的存在吗?还是应该做一个方块,有自己的棱角与独特的光泽,等待毫无规律可言的未来的那个唯一的盒子,发现自己存在过?这莫名的感觉让我害怕极了。
 
星期日
 
我站在旅馆的阳台上,手撑着锈迹斑斑的栏杆,看着街上的人们。对面的街上有肉店、蛋糕店、钟表维修店等。
 
在肉店里,一个中年女人斜挎着篮子,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案板上的肉,仔细挑选着。她的呢绒大衣裹得很紧,这使她鼓成了一个球。最后,她把目光锁定在一块带有骨头的肉上,她拿起了它,她把它放在台秤上了。毫无疑问,她将会买下这块肉。正当店员准备称量时,她突然把这块肉拿下来,把另一块肉放上去!这块肉没有骨头,上面均匀分布着一层脂肪。我早就该想到的!她刚才也同样注视了这块肉很久。她最终买走了这块肉。这是我开始没有预料到的,而它现在看起来是那么理所当然。街道上人来人往,人们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走路、脱下帽子、打招呼、工作、擦肩而过。
 
什么都不会发生,仍旧和往常一样,什么新奇的事都不会发生。仿佛已经被算计好,正执行着。每天八点,性子急的邮递员从布林街快速驰过,引起周围人的惊讶。肉店准备摆上新一天的待售品,蛋糕店的橱窗里蜡制的模型又会展现在人流面前。什么都不会发生,我感到,窒息。
 
莱城的天气变化多端。而今天竟有了太阳,它照亮了布林街,照亮了莱城。我决定出去走走。
 
我穿过布林街,穿过拥挤的拉瓦卡大道,来到了中央公园。中心公园也有很多人,说笑、呆滞、告别、拥吻、吆喝。很好,没有人注意到我。实际上,也不会有人注意到我,因为这里是那么的喧闹,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外界所发生的一切意义重大或毫无价值,都与他们无关,是一样的。
 
这时,我发现偌大的中心公园不只有喷泉,我透过拥挤的人群,看见一尊赫尔曼·黑塞的半身铜像。我走近它,上面镌刻着一句话:
 
“瞬间即永恒,永恒即瞬间”
 
什么意思?这种感觉潜伏在我身体里,现在它出来了。我感到无穷无尽、浩瀚无垠的空间重叠拉伸,肆意穿插,把一切分割的支离破碎。广阔的宇宙中我的存在,我的思想所能开拓的是多么的狭窄,微不足道,我无法摆脱太多的东西。这个世界运行存在着某种规律,大到包含宇宙,小可藏于水滴。还是说根本就没有什么规律可言,种种因果只是人为附加上去的!我是盲的,我什么都看不见。这瞬间万变而又蕴藏永恒的万物。我所熟知的一切怎会如此这般地土崩瓦解?或许就是这一瞬间,恒久不变的一瞬间,无法停留的一瞬间。它不在我这里,它在飘零枯碎的落叶里,它在苍蝇振动的翅膀里,它在滴破飞溅的水珠里,它在青绿泛黄的铜锈里。抛除种种用以描述的形式,抛却条条用以感知的框架,它是天堂,它是炼狱,它是渺茫,它是虚无!我赖以存在的物质世界的永恒,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急促、紧张。
 
我感到胸口发闷,似乎有什么堵塞住我的胸腔,我透不过气来。这层出不穷,错综复杂的世界,这沙粒中一目了然的世界,这囊括小我超脱大我却始终无我的世界!
 
下续: 周一《起点》
 
------
文案|桃源一中1617班曾一展
郑重声明: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