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主题美文网

您好,欢迎访问美文网,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郭余果 | 回归的父爱

2019-03-10 10:42:36分类:感恩美文 阅读:5591
原创:墨上尘事
 
她出生在菊花盛开时,便给她取名大菊。母亲起先不同意,有了大菊,接着二菊、三菊就跟着来怎么办?父亲不信这个邪,生儿生女岂由一个名字预示。母亲想想也是,便不吱声。
 
大菊越长越水灵,且眉清目秀的。虽是农村女孩,父亲仍视作掌上明珠。大菊也粘父亲,指甲长了只由父亲一人剪,别人就算拿糖果利诱,仍以哇哇大哭表示抗拒。而当父亲捏着小剪刀时,她立马像小绵羊一样伸出手来乖乖就范。父亲一边剪一边轻哼着童谣:“小剪刀,张嘴巴,不吃鱼,不吃虾,爱吃大菊的长指甲。”转眼大菊三岁了,母亲的肚子又日渐隆起。父亲想个儿子,一儿一女就能凑个好字。可是到母亲分娩,他满心希望的得意之作却令他大失所望,咋又是个丫头呀,他叹息道。这次他听了母亲的意见,取名“招弟”。一声声“招弟”把父亲的希望也唤了回来。他依旧温柔地拉起大菊的小手,哼唱:“小剪刀,张嘴巴,不吃鱼,不吃虾,爱吃大菊的长指甲......”大菊一边咯咯笑着,一边奶声奶气地鹦鹉学舌,笼罩全家的黯淡乌云不知不觉散开了。
 
两年后,亲终于又迎来了第三个孩子,岂料仍是个丫头。父亲颓然坐在地上,就此一蹶不振,把大把时间虚掷在牌桌上。赌光了家里的积蓄,又大肆变卖物件作赌资,母亲可怜巴巴的眼泪也唤不回他的心,转眼便家徒四壁。大菊的指甲长了,她递给父亲剪刀,父亲一把抓过狠狠摔在地上。大菊哭着蹲身拾起剪刀,哆哆嗦嗦唱道:“小剪刀,张嘴巴,不吃鱼,不吃虾,爱吃大菊的长指甲......”父亲全然不顾,在大菊的泪眼朦胧中越走越远。
 
缺少赌资的父亲,受到赌友们排挤,不及时收手,反红着眼一拳擂在桌上,豁出身家性命似地押出最大的赌注力挽狂澜。赌友们侧耳细听他所押的宝竟是那为他育有三女的老女人,皆称笑掉大牙了,被三个娃吸得干瘪的乳房,比风干的茄子不相上下,送给爷也不要的。更有那单身汉瘸腿李讥讽道:“不会生带把的女人,跟鸡有什么区别,爷几十元上哪都能找鸡,摊这包袱......”话没说完,额头已挨了重重一拳。父亲绷着脸,拳头捏得咯咯响,还没等瘸腿李反应过来直接又是第二拳。其余二人拼尽全力才把父亲拉开。
 
“也不屙泡尿照照自己什么东西,老子若不是走投无路,做梦也轮不到你想这美事。”父亲用还能自由的嘴骂道。瘸腿李捂着痛处颤巍巍扭动屁股站起来,仰仗旁边有人拉架,专捡父亲的软肋戳:“操你娘,生一打也不会有带把的。臭德性,就是断子绝孙、鳏寡孤独的熊样......”果真,没等父亲跳将起来,两人立即将他按下,一个趔趄摔了个狗啃屎。
 
父亲遭了这一通羞辱,拖着软绵的双腿回到家,在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面前吼将起来。顿时鸡飞狗跳,一片哭声。母亲护着几个孩子,哀声求告:“看在夫妻情分上,看在骨肉上,你就别去......”他根本没有耐心听眼前这个带给他霉运的女人的话,只一掌,就把母亲撂倒在地,嘴里仍骂骂咧咧道:“老子还有什么脸去赌,脸皮都被你丢光了。”大菊那年七岁,她哭着用自己的小小身体护住母亲,眼神凄婉又哀怨,父亲退却了......
 
不久人口普查,得知大菊已是适学年龄,联系学校办理入学,学费全免。父亲失去了赌源、人缘,再蹭不上赌桌。人虽然沉默了,爱喝闷酒,母亲还是觉得重新燃起了希望。她想若是自己肚子争气诞下儿子,从前那个朝气蓬勃的男人肯定会回来的。
 
可是命运总爱跟人开玩笑,不叫人得愿以偿。大菊九岁那年,母亲又诞下一女,这个带着希望、顶着罚款来到人世的孩子一下成了全家的灾难。父母亲东挪西借,求爹爹告奶奶,加上卖粮卖禽才筹得那笔不菲的罚款。这时久不联系的瘸腿李在路上拦下父亲,父亲本欲扭头就走,岂料瘸腿李的嘴巴已悄然附在父亲的耳边道:“我是来挑你发财的。”父亲心一动,瘸腿李接着压低声音阴笑道:“你那刚出生的女娃,我亲戚想要,能出你这个数”他举起了右手手掌,“五万块呀,你上哪去挣”。瘸腿李说这话时眼睛放光,好像那钱能流入他的口袋。父亲心下盘算罚款还未交,又能得一笔钱,今后日子可望改观,计生办问起来,就称孩子得病死了。但转而又想瘸腿李不是什么好鸟,他莫不是贩卖人口吧。瘸腿李似乎听到父亲在心里对他的贬斥与怀疑,讪笑道:“我只是真心实意要帮你,看来好心当作驴肝肺了。”父亲当然不信,就要扭送瘸腿李进派出所,瘸腿李一急,只好承认:“我是为你筹赌资,意在牌桌上赢你。”父亲这才放开瘸腿李,仍咬牙切齿道:“老子是不会再进赌场的,你就少费这份心。”“钱到你手上,不赌也随你,我又不能抢。”父亲纠结了一阵,最终狠不下心把嗷嗷待哺的小女儿抱离母亲怀抱,转投未知的黑暗深渊,毕竟那小小身体里延续着他的血脉。
 
还未泯灭良知的父亲,脾气却一天比一天糟,整日横眉竖眼,动不动就打骂女儿,寻老婆的茬。大菊比同龄人早熟,课余常与父母在田头地间劳作,稚嫩的小手皴裂如树皮,有时还会流出鲜血,她也不叫疼。旁人无不惋惜:长着公主的脸,却是奴仆的命。她皆充耳不闻,黙默承受着命运强加给她的负荷。只有给妹妹们剪指甲时,她会轻轻哼唱:“小剪刀,张嘴巴,不吃鱼,不吃虾,爱吃妹妹的长指甲......”妹妹们跟她小时一样咯咯笑着,而她想起从前眼泪花花。
 
别看大菊缄默不语,却是很有主见的,她觉得要改变家庭现状,只有她这个大姐做出牺牲才行。凭她的成绩考高中还是不成问题的,可她不听老师的劝告执意在初三上学期辍了学。父亲也说:“一个女娃子不用读很多书,能识字算术就行了”,他心里那句“终究是人家的人”还是积了口德没说出来。大菊临走时对父母亲讲,她此番出去一定要有所作为、出人头地,让父母为她感到骄傲,因为她知道有个词叫“巾帼不让须眉”!
 
母亲无奈送走大菊,父亲也偷偷抹了两滴泪,毕竟只有十六岁的花样少女独自闯荡社会令人甚是堪忧。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大菊没有半点音讯,也没寄钱回家。父母亲每日翘首期盼,邻居叹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但凡你们当初对大菊好点,也不至落到今日。若是我做牛做马还要挨打受骂,一旦逃离也不会再留恋。”
 
可能父亲年龄上去心柔了,也可能邻居的话令他醍醐灌顶,从此他对其余几个女儿和老婆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笑容又重现他的脸上,斗志又重燃他的心上。他找政府批得一块地,建起草猪养殖场,女儿们长大了,都能使把力。贷款到手,即刻引进一批生猪,养殖场就红红火火地办起来了。他本来就头脑活、能力强的人,这些年让他的坏情绪拖了后腿。他遵循猪的生长法则,喂养猪草、苞谷等,肉质完全不同于一两个月出栏经饲料喂养的猪,销路四通八达。现代人不乏追求原生态、自然健康食品的理念,在经济空前发达的时候,价格根本不是问题,只怕花钱无处买。不假时日,父亲就赚了个盆满钵满,时时接济穷亲贫邻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他发现明里暗里都无人再用“断子绝孙”之类的话戳他。原来在人最薄弱最在乎的地方才可能成为别人的箭靶,当你足够强大,根本不在乎那些声音的时候,自然不能成其别人攻击的目标。他有位高智识的客户,告诉他:“生儿生女是由男性染色体决定,与女性无关,再说二十一世纪早就男女平等了。”他听进去了。
 
父亲没对人讲,其实他办养猪场的初衷是赚钱找女儿大菊,他怎么能忘记她带给他初为人父的甜蜜呢。那把小剪刀他还揣在兜里,摸索着就想起了大菊儿时的可爱模样。如果当初他没有一蹶不振,没有去赌,没有嗜酒、打骂妻女的坏毛病,大菊的一定不是这样!她那么聪明、懂事,应该是大学的一员。
 
他把养猪场交给妻女打理,又请了帮工,就踏上了漫漫寻女路。从江南辗转到江北,一个城市走向另一个城市。对于那些大菊可能工作的场所打探得尤为仔细,可是全国各地寻遍,也没有大菊的踪迹。他希望如邻居所说,大菊是不想回家把自己刻意隐藏起,他不愿也不敢朝坏的方面想。每年他都这样寻两遍。不知不觉已经十六年了,他的其余三个女儿已嫁为人妇。他也老了,须发皆白,背驼牙落,六十五的年纪却似八十岁的老翁,他已经无力照料养猪场而转让了人。母亲对寻大菊已经不抱希望,也劝父亲就此作罢。可他仍然固执地寻下去,在各大城市里,就看见一个踽踽独行的老翁,举着一张照片问路人:“这是我的女儿大菊,您见到过吗?”饿了就啃白馒头,渴了就喝白开水。
 
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在甘肃省平凉市打听时,有个小伙深究照片半天后,说是家里有张平凉报,某记者采访报道的一位女人跟照片上的女孩很像。处于黑暗深渊的父亲犹如见到了曙光,激动得掏出两百元钱表示感谢。小伙说能促成你们父女见面也算行善,行善要钱岂不亵渎了行善。父亲便千恩万谢,小伙又热心地带他上家取报。父亲心想大菊能被采访定是出息了,脸上羞涩地笑着却不好意思问出口。
 
可是当小伙取出报纸摊在父亲眼前,他分明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扒在窗口,两眼呆滞地望着远方,他一点点地分辨女人的五观,虽然不是想象中的大菊,可又依稀能辨出大菊的影子。而当他看到图片上疯女人右手背上那块伤疤时,顿时瘫软在地,失声痛哭,那是大菊五岁烧火,被火星溅上右手背上留下的疼痛烙印啊。
 
小伙劝道事已至此,唯有想法解救大菊要紧。然后他又热心地帮助父亲联系上此篇报道的记者。父亲终于在记者的带领下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大菊,哭喊着“大菊”并蹣跚着奔过去抱她,大菊却害怕地躲闪着,任凭父亲声嘶力竭道:“大菊,我是爸爸呀,你难道不认得了?”她依旧一脸的茫然和惊恐。这时一个头发稀疏,张嘴露出仅剩三两颗腊黄门牙,虽不怒而睚眦欲裂的老头,推着大菊来到父亲跟前,一个劲支使她叫爸爸,大菊依旧不理,只管举起右手不停甩动,像要甩掉浸入灵魂深处的肮脏。老头不再管大菊,自个儿叫了声爸爸,见父亲一脸不悦,像是自责实则是邀功道:“爸爸,对不起,我没给大菊好的生活环境;但是十多年前我不捡回她,这会儿她不知在不在人世?”父亲这才环顾阴暗的小屋,只见土砖支撑的木板上,一个破军大衣,这就是女儿睡了十几年的床,正值十冬腊月,连一床破棉絮都没有。他心痛不已,抬头问天:“大菊为什么过着这般非人生活?”苍天不语。
 
父亲要带走大菊,对这个十几年非法玷污大菊身体的糟糠老头,又动了恻隐之心,随即掏出一摞钱递给老头:“去买床棉絮吧。”父亲这才拉起大菊的手,随记者上了车,记者如释重负道:“我写这篇报道的初衷达到了。”父亲赶紧拿话谢记者,记者却说维持社会秩序、伸张正义是他们应该做的。
 
且说手握一摞钱的老头,站在屋门口目送小车渐渐远去,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了下来,他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人,这一摞钱沉甸甸地压在他的心上。当小车彻底消失不见时,老头内心一番挣扎后,最终下定决心来到派出所自首。原来大菊是他当初花500元钱买的,那时大菊已经疯了,神志不清,他一直对外称是捡的。警察又通过他提供的线索找到上家,上家到案又顺藤摸瓜揪出了其他几位人贩子,不幸的大菊成了这些人手上的摇钱树,经历了多次转卖。令父亲难以接受的是贩卖大菊的源头竟是瘸腿李,不禁叱问:“你是看着大菊长大的呀,你怎么下得了手?”瘸腿李不停地扇自己的耳光:“我不是人,我赌红了眼,欠下高额赌债走投无路,偏逢大菊只身出外打工,就诱骗她到山区卖了。这十七年我良心不安,吃不香,睡不好,很多次想讲出真相,可又害怕牢狱之灾......”瘸腿李最终被判无期徒刑,余生都将在监狱里忏悔。
 
其实最感痛悔的当数父亲,他的心也好比在囚牢里煎熬,他哭道:“大菊,看你这样,爸爸心里难受啊。对不起,是爸爸毁了你一生;对不起,是爸爸骨子里深埋的重男轻女思想害了你。让我们重新来过,好吗?”大菊眼神空洞,面无表情,熟知大菊的人无不摇头叹息:这姑娘已经失去了记忆,失去了对外界的反应,怕是要这样痴傻一辈子。父亲没有放弃,不时和大菊回忆童年的时光。
 
一天,父亲拉起大菊的手,看到她的指甲长了,便摸出兜里的剪刀,同大菊儿时一样轻柔地为她剪指甲,并哼唱着:”小剪刀,张嘴巴,不吃鱼,不吃虾,爱吃大菊的长指甲。小剪刀......“突然他的手背有温热的水滴滚动,抬头正碰上大菊泪眼朦胧的双眼,她的嘴也在无声地一张一合,父亲看出口型,那是久违的“爸爸。”父亲紧紧地拥抱着大菊,热泪盈眶!
 
作者简介:
 
郭余果,网名岁月静好,原籍重庆万州,现居上海松江。
郑重声明: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