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主题美文网

您好,欢迎访问美文网,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卡森·麦卡勒斯传》第十一章:盛名与幻灭(25)

2019-09-01 17:28:08分类:名家散文 阅读:1400

1952年的节,卡森邀请弗里拉乌在阿兰齐尼·普雷斯比特瑞的医院里的所有朋友参加了一个美式晚宴。她只邀请了他的朋友,还有她和利夫斯在医院认识的朋友,一没有邀请一个她可能更感兴趣的文学界朋友,弗里拉乌对此非常感动。圣诞节时,她选择作为弗里拉乌的客人在美国医院度过。她和利夫斯在弗里拉乌的员工宿舍公寓住了几天。弗里拉乌回忆说,她当时很好,他们决定一起去看电影《乱世佳人》。之后,他们回到公寓,卡森突然心血来潮,邀请她年轻的主人—她比弗里拉乌大10岁—跟她和利夫斯一起上床。“我们都睡在一起吧。”她吩咐道。

“卡森和利夫斯经常称呼对方为“哥哥’和妹妹’—他们的举动完全不像丈夫和妻子。”弗里拉乌回忆说。在巴赫威勒斯,卡森有时起床乞求弗里拉乌跟她跳舞。她跳得不好,由于一条腿残疾,动起来很别扭。但弗里拉乌通常都配合她,跟她在起居室里转几个圈,而利夫斯则欣赏地看着他们。随后,卡森通常会说:“现在,你也跟利夫斯一起跳个吧,杰克。”在弗里拉乌看来,卡森自己跳不好,因此她通过观看两个她爱的人分享一种肉体接触而获得快感。这又是一个她设计的“我的我们”的关系。但是,这样的复杂关系无助于利夫斯建立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性取向。有些时候,利夫斯也鼓动卡森参加到一种肉体的三角关系中。比如,1949年,当卡森和利夫斯跟艾德温·皮考克和几个年轻的男性朋友在南卡罗莱纳州查尔斯顿海岸外的沙利文岛度假时,利夫斯令人吃惊地当着众人的面对哈瑞尔·沃尔福克说:“来吧,哈利,愿不愿意跟卡森和我一起睡觉?”沃尔福克拒绝了,但是这个邀请给那个周末本来轻松友好的气氛带来一些不安。沃尔福克不知道该怎么应1952年在巴黎,卡森还想促成另一个组合。她有时邀请弗里拉乌付,他说,在他看来,上床意味着性

和他们的好朋友华伦天奴·谢里夫跟她一起睡觉。据弗里拉乌说,这种关系似乎源于卡森想在肉体上跟人亲近,但又不想参与到完整的性交过程中。谢里夫小姐是一个富有的俄罗斯人,经上海、加利福尼亚新奥尔良来到巴黎,并在这里给自己找了一位出生于美国路易斯安那的有钱的丈夫。现在她离了婚,染上了毒瘾。她是一个非常热情、温柔和慷慨的女人。卡森以前从没有见过像谢里夫小姐这样四海为家的人,因此对她很着迷。她也是田纳西·威廉姆斯的朋友,在巴黎上层社会的圈子里游刃有余,给卡森和利夫斯介绍了许多奇怪的各色各样的欧洲人和美国人。冬天时,谢里夫小姐提议去维也纳,这是卡森一直着去旅游的城市。但是预期的旅游同伴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计划最终流产。卡森的失望完全像她中的弗兰淇·亚当斯。在婚礼的成员》中,当弗兰淇被拒绝与新郎和新娘一起去度蜜月时,她伤心地大哭起来。

偶尔,卡森对弗里拉乌的友好举动显得太多情,他不怎么喜欢。当她和利夫斯在他的美国医院公寓里过夜时,卡森不止一次离开她跟利夫斯睡觉的卧室—在他因喝多了酒而沉沉入睡之后一摸索着穿过黑暗的走廊,走到主人的房间,压低声音问:“杰克,你在那儿吗?”弗里拉乌假装睡着了,不想偷偷摸摸地跟卡森上床—特别是她的丈夫在这么近的范围内—他抬眼看着她单薄的身影走进门来,静静地到了他的床边。“不,别起来……我只是想跟你待在一起……我觉得孤独。”

她说。据弗里拉乌说,她只是想躺在他的身边,告诉他说他对她有多重要。后来当弗里拉乌回忆这些经历时,他补充道卡森这个样子跟我上床让我非常紧张。不管我们正在做什么,我都不愿意利夫斯发现我们这样,卡森不想性交,但我从来没有在一个并非病得很重的人身上感到过像卡森那么发贡的体温。她会用手摸索着我的脸部轮廓,用她的胳膊抱着我,偶尔吻我一相当潮湿的吻一一但是我会尽快地让她回到她自已的卧室。

链接:

郑重声明: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