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主题美文网

您好,欢迎访问美文网,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杰克·凯鲁亚克 传记》路(19)

2019-09-01 19:38:26分类:名家散文 阅读:6237

阿尔·欣克尔:
他把那些装安非他明的塑料玩意儿拿来竖起来,然后用枪射击

海伦欣克尔:
去厕所的最近路线是穿过他的房间,你进他房间之前总得先敲门,否则,你就得转到外面走廊上从厨房绕过去。他在房里练习射击时你总能听见,他把安非他明瓶子排成一排,坐在沙发上,就开始“乓,乓,乓”。
他后来有了一个背在肩上的手枪皮套和一把手枪。杰克来的第一天,他和比尔就在前院提着枪玩快速射击。

阿尔·欣克尔:
杰克有一支儿童的玩具枪。

卢安娜亨德森:
那时我真的没有一点机会去了解巴勒斯,我看尼尔和杰克也没多少机会。杰克同巴勒斯谈话的机会要比尼尔更多一点,也更需要巴勒斯一些。实际上,我们绕道去巴勒斯家,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杰克。当我们在一起聊天或干什么的时候,巴勒斯总是站在他的一边,就好像一个老师,而杰克也总有办法让巴勒斯丢下手里的活同他谈话。

尼尔不知什么原因,有点躲着巴勒斯。我想比尔对这一点也有些不高兴。我不太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整个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可是我能够清晰地感到巴勒斯不想看见尼尔。这就把我夹在中间,不能表明态度。

琼整个人就处在一种昂奋的药物幻觉状态中。我们把阿尔及尔搜索完了,又开始向新奥尔良进发,不放过任何一个药店。我不敢确定,但我猜她一天要用八支左右。

我从未见她睡过觉,无论我什么时候起床、回家或在干什么,琼总是在那儿,不是在用扫帚或钉耙把树上的蜥蜴弄下来,就是在厨房里洗刷墙壁,不停地打扫卫生。

有几个晚上,巴勒斯坐在他的安乐椅里,我们则全部围坐在他的脚下。我们在那儿的时候,除了有几次看见他和杰克起在外面,我好像就没有看见比尔离开过那张安乐椅。听比尔谈话真是一种的享受。

他的话题大多数是针对杰克的,而不是尼尔和我,是关于纽约的事情,还有杰克的创作。我想尼尔对这个可能感觉更加强烈,于是他便着手用他那些古怪的举止挑逗或激怒比尔。

尼尔有这种习惯,当他在某人的周围觉得不舒服的时候,他会这么干的。他甚至还可能变本加厉,参与通常和他无关的事情

我们离开阿尔及尔回加州的路上,路过一些牛轭湖。此时正值午夜时分,垂柳在阴森恐怖的小路上随风摇曳,杰克开始讲述戴维·卡默雷尔之死,就好像在播放“影子”这档节目。这真疯狂。他故意用那种不紧不慢的嗓音叙述,把我搞得浑身直哆嗦。我们当时一直在听收音机,因为那个时候,所有电台都在播放鬼怪故事,像“影子”这一类老节目,杰克就用这种方式说起故事来,用一种非常低沉的神秘的嗓音向我们描绘着那条河流,那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的街道。他说得生动细致,让我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我吓得直发抖,而杰克和尼尔则在那儿一边讲鬼故事一边咯咯地笑。

后来,在穿过得克萨斯的时候,我们把衣服全都脱掉了。

杰克在《在路上》里提到过这事,说我给他们全都抹上了冷霜之类的,这全不是真的。我们的确把衣服脱了,因为当时热得发昏,都快热死了。我根本没有什么冷霜,我倒还真希望有点,不管什么霜。

可是当时最值得回忆的一部分杰克却没有怎么描写。我们在一片废墟前停了下来,我们全都爬上去了,方圆几英里不见任何东西,你可以望见汽车以每小时一百英里的速度开过去。我们全都赤裸着,在废墟中欢呼雀跃。这时候,一辆汽车朝我们开来,开始我们并没有理它,可后来它离我们只有几百英尺了。杰克和我冲过高速公路回到了汽车里,尼尔则在块混凝土的平台上摆了一个美妙绝伦的姿势。只见那辆汽车的速度减慢,最后一对老夫妇走了下来。老太太站在人行道上,杰克和我正在讨论她会说些什么?“这真叫人不可思议。”

尼尔的体形的确太美了。“这难道不是一座辉煌的雕塑吗?

经过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它依然矗立在那儿,而它周围的切却已经凋零衰败。”他的体形完美无缺。他一定在烈日下矗立了好一阵子,因为他们的车慢得就像是蜗牛在爬一样。当然,杰克和我在车里也得尽量把身体压低。现在回头想想,我想我们真幸运,没被警察抓住。

那次旅行的结束如此突然和凄凉。

尼尔把我和杰克丢在旧金山的街上便开车离去,杰克和我身无分文,只带着一只令厌的箱子。我们就站在那儿,面面相觑,心想:“我们到哪里去呢?”

这次旅行曾是如此。当然,没有人想过明天的事我们到旧金山的时候什么也没有。我想杰克那时候已经把他所有的钱都给尼尔买汽油、食品什么的了。他可能还给了巴勒斯一点饭钱。

当我们在纽约的时候,快要走的时候,尼尔感到有点不安,我能看出来。我不知道杰克那时是否也察觉到了。我知道即使他有所察觉,也不会同我提起的。可尼尔有点想把杰克和我撮合在一起的意思,我想这样他就能安心,就能解决个问题。

事情就这样发展下去,此时此刻我感到我们相互被深深地吸引住了。实际上根本不需要尼尔的鼓动。可阿尔说,如果尼尔对此有所察觉的话,他会感到很不快的。尼尔后来终于发现我被杰克吸引住了,可这不是他的主意,而是杰克和我的。他对这种状况很不高兴还想保持原样,但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可当时,杰克和我到旧金山的时候,连饭钱都没有。我就到离杰克和我呆的那家旅馆只有一街之隔的另一个旅馆去找一个朋友。那是一个姑娘我曾同她一起住过,从她那儿学会了用电熨斗翻过来烧东西吃。你只要把电熨斗翻过来放在废纸篓上就行了。旅馆里不许擅自烧任何东西,经理只要一闻到咖啡或食物的香味,就会气得发疯。

我们住在一块时,还从她那儿学到了一种烹调方法,那就是把面条煮开后,倒进一听鸡汁罐头混在一起搅拌,那真是美味佳肴。

我还有一个问题。也许你们还记得,我离开这儿之前是要打算结婚的。眼下离他回到旧金山的时间还剩下两个礼拜了,可我现在又是这副样子,真不知如何是好。这不仅是因为杰克独在异乡为异客,更主要的是我知道杰克会去找尼尔。

此时我真是百感交集。

我同杰克已经在一起了,我十分在乎他。当时,我觉得三个月就如同三年,自从男朋友离开后,这三个月内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真不知道我对他还会有什么别的感情,我甚至连他长的什么模样都忘了。可我知道他还在给我写信,他还在等着我给他回信。我至少有责任把所发生的一切向他解释清楚。他根本不知道我去了纽约。

我到了离杰克和我住的旅馆只有一条半街远的那家旅馆,那姑娘还住在那儿。她是个妓女,是我第一次来旧金山时认识的一个非常年轻的姑娘。我在楼下酒吧里碰见这个有电熨斗的姑娘,她正和一个在特克街开一家酒吧的家伙住在一起。我跟她说我刚回来,身无分文,一无所有,我要在酒吧里找个工作,只是我还不到法定年龄。她也没到年龄,可她和老板住在一起,所以我想她也许能帮我跟老板说说情。她就建议我同他们一起吃晚饭。我知道他们在准备考验我了,可我不在乎这个。她还说她会给我一点钱,她后来真的给了。不管怎么样,我和他们一起去吃晚饭了,可我没找到工作。我根本不懂拉客之类的混账事情,我以为她是我的朋友,和我一起工作过,可事情完全是另外的情形。她同他们在一起,要来利用我。这根本就不行。

杰克在我回丹佛的前一天给尼尔打了个电话。尼尔说他会来接杰克的,一切就这么解决了,这么简单。杰克和我那晚整夜没睡,谈他,谈我。我俩后来一致认为我得做一些跟我要嫁的男人有关的事情,总得做点什么事情,然后我再同杰克取得联系,然后重新开始。

结果后来我结婚了,可我没有见到杰克和尼尔。

我已经知道杰克同别的女人的关系,我当然不会知道他和她们的关系是否也同和我的关系一样。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杰克好像又回到了孩提时代,他需要母爱。他简直是可爱极了,漂亮极了,我觉得他需要别人的关心。

的可那个时候我也需要别大的关心,我需要某个人—一并不是在经济上关心我,而是在精神上给我力量,使我坚强起来,至少我当时并不认为我很坚强。我毫无安全感。我们并没有继续下去,可我真不知道如果那样继续下去的话,一切会不会有所改变。我觉得杰克对我的依赖远胜于我对他的依赖。那是一个艰难的时刻,我得做出决定,行动,但是,我对自己是否能做出正确的抉择毫无把握,我需要帮助。

这些年以后,我长大了,回头来看杰克有一件事情最令我伤心,那就是杰克无法挣脱他母亲的怀抱,无法摆脱与他母亲的关系,无法与一个女人建立一种稳定的、友好的关系。他就是永远也无法从中自拔。

尼尔非常非常嫉妒杰克,可我觉得杰克对此并不十分欣赏。我曾试图告诉他,我真的觉得假如让杰克意识到尼尔为他是一个男子汉而嫉妒他的话,会对他有好处。因为有女人在场时,杰克总是表现出他只能退而求其次,要尼尔的下脚料的样子。我曾试图告诉杰克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可我认为他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这一点。他以为我说这些只是为了让他好受些,我是有这个因素在里面,可并不是他认为的那些原因

我认为尼尔是想向自己证明,即使他放弃了这个女人,可他最终还会赢得她。他对女人和任何关系到他自己的事情都持怀疑态度,可这种感觉是他独有的,所以他就得自个儿这么过。杰克决不会想到他的担心会和他有关。“干吗担心我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你自己清楚你随时都可以把她夺回去。”可尼尔对此并不那么有把握。

尼尔同大部分关心他的人的关系就是这么个情形。他们常常会发现自己被抛在一旁。我想,当尼尔觉得有人太依赖于他的时候,就会感到压力,也会引起他的恐慌。我想我们都有这种倾向,就是认为尼尔强壮有力,一贯正确,能够包容一切。所以当有人要依靠他太多的时候,他会害怕,他当然不必将此表现出来,只是突然从现场悄悄溜走。以这种方式,他就不必面对人们期望他负的任何责任了。

链接:

郑重声明: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