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主题美文网

您好,欢迎访问美文网,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伪学生

2019-09-13 10:50:12分类:散文精选 阅读:5492
 “老师,你看我咋啦?”她扭过头来,笑着问我。
“我不是看你的,我是看看你这里都写了什么?”我回答说。
她是我的学生,名叫刘英,在高二10班的,长得黑乎乎的,来自农村,平时总是笑嘻嘻的,有些大大咧咧,虽然是一个女生。当我经过她身旁时,发现她在课桌上,课桌的书上,还有身上穿的衣服上,乃至手背上,全写上了的话语,“无志之人常立志,有志之人立志长”“将来的你一定会感谢现在拼命的自己”“不想别人否定,自己就要更加努力”“做一个最好的自己”等等。为了强调,每一笔都用圆珠笔涂了好多遍,粗粗的,很醒目,还有小纸条也写了不少,,贴得到处都是,甚至,在她坐的凳子上都有粘贴。我围观了一会儿,她发觉我在她身边长时间不走时,才这样问我。做她的老师不久,就发现了她跟别人不一样,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她的同桌是一个很温和可爱的女生,叫孙静,两人性格不同,但都喜欢开玩笑,也许是学生的学业沉重吧!上夜自习时,我在班里转了一圈,走到她这里,她突然笑着问我,
“你觉得我怎么样?”
“挺不错的学生。”我回答说。
“是吗?是不是故意这样说的呢?”
“不是的,这是我的真实印象。”
“那好。老师,你家里有孩子吗?”
“有。”
“上的几年级?”
“跟你差不多吧,上的是初三。”
“那你的孩子肯定优秀啊?这样吧,我做你的儿媳妇行不行?我不要彩礼。咱们这的彩礼不是挺高吗?好几十万。我一分钱不要,总行了吧?”我很惊讶她说出这样的话。更令我惊讶的是,她的同桌也掺和进来了。笑着说:“我也愿意当你的儿媳妇,她不要彩礼,我倒贴钱,行不行?”其他的学生听了哈哈大笑。我也被她们的这种玩笑搞晕了,严肃起来,“你们这两个人,现在是上自习,竟然跟我开玩笑,不怕我罚你们吗?”她们连忙求饶,“不要当真,你不知道学生压力有多大,活跃一下气氛嘛!”我这才缓和口气,说:“你们这两个学生呀!真是——”
时间久了,我才发现,这刘英她虽然到处贴满了励志的纸条,但并不真的用功学习,课桌上乱七八糟,老师发的各科试卷杂七杂八地上面干干净净地叠放在一起,一看课桌就知道对于各种作业已经麻木了。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还真的有不少这样的学生。
期中考试过后,再上课时,我发现,刘英的位置往后调了,很明显,她考试的成绩不好,班主任有一个激励学生学习的方法,就是按分数排座位,愿赌服输,早就声明过,现在,考不好了,也怨不得别人。就这样,考一次试,她后退一些,渐渐地跑到最后面了。而我再经过她的地方时,仍旧能发现她桌子上,手背上,书上,贴了许多励志的话语,只不过,她已经没有精神来听课了。
“刘英,你站起来,你怎么老是上课睡觉啊?每一个全新的一天,你不抓住,就会一去不回了。青春是用来奋斗的,不是用来睡觉的。你能不能调整一下时间,上课不睡觉啊?”我让她站起来,说了她一通之后,继续讲课。
过了一会儿,孙静也趴在桌子上睡了,我走过去,因为她平时一直是一个好学生,在我的心目中,我用书轻轻地拍了拍她,说:“哎,回到现实中来吧!”她醒了,不好意思地笑了。
夏天的课,的确难上,过不了几天,又有学生上课睡觉了。我往下面一看,又有刘英,我有些发火了。“你怎么老是上课睡觉啊?你站起来,不要坐着了,不行的话,就去外面清醒清醒,你这样,对得起谁?你在家里种地,一年能挣多少钱啊?你在这里不知道父母的辛苦,睡得这么香,于心何忍?……”
“老师,别人也睡觉,你怎么不说别人,光说我啊?是不是看我好欺负啊?你就是偏心眼儿,人家学习好,长得好看的,你说话的态度就是那么温柔,嫌俺长得不好看,是不是,说话那么难听!”她发火了。
“物之其来,必象其德,你得多从自身找原因啊?谁像你这样,屡教不改,老是睡觉啊?不要跟别人攀比,管好自己,就是。那么多学生,我怎么不说,偏说你啊,就像啄木鸟给树木治病一样,你有虫子了,我才啄你。”
“你才有虫子了!”她反唇相讥。
“你竟然这样跟老师顶嘴,你出去到楼道里反省吧!”
“行,是你叫我出去的,你可别后悔啊!我要跳了楼,你可不要后悔啊!”
“那——你别出去了,”我慌忙改口说,“你就在班里吧!你看你, 因为你一个人耽误大家多少时间啊,我还有教学任务都快完不成了!好了,不跟你说了,我得赶快往下讲课。”
我接着往下讲,我讲课的当儿,往下环视了一圈,看到刘英站着睡着了,远看仍是站着,其实是睡着了!这时,我生气了,用课本向她投去,“刘英,我让你站着反省,你竟然站着睡觉,我看你应该回家反省几天了!”
书“啪”地打在了她的脸上,她吃了一惊,醒过来了,随即嚎啕大哭起来,接着,躺在了地上,“我头疼,我头疼!方老师,你快领我去医院吧!”这一下,可把我吓坏了,赶快走过来,轻声说“不会吧,怎么会这么严重!你可别吓我!”“不行,我头疼。方老师,我要是考下上大学了,就怨你!我要是学习不好了,就怨你!是你把书投到我脑袋上了,你把我脑袋砸坏了,你养我一辈子吧!”课堂秩序大乱。我急忙稳定课堂,说:“大家安静上自习,班长负责好纪律。我带她去医院。”
于是,我带着她往医院,她让孙静也陪着她,我答应了。
走到里,她放下了捂头的手,说:“方老师,你以后不要管我了,我父母还不管我呢,你非要管我干什么?要是我跳楼了,你能赔得起吗?”这些话,让我很无语。她接着说,“这样吧,以后你不要管我了,我都成年了,我自己会安排好自己的学习。要是你答应我的话,我就不去医院检查了!你要是不答应的话,你看着办吧,我以后学习不好什么的都是你的事,谁让你用书投我啊?我要在医院里一直住下去的。”孙静在一旁,扑哧笑出声来,说:“我就知道你是装的,你可真是戏精,把方老师吓坏了,你拿什么赔?”她也笑了。我这才知道,她完全就是在演戏,真让我又气又急,拿她没办法。
高二时,学校有个普职分流,因为她成绩不好,班主任给她做思想工作,建议她去职业高中去。这样,容易考上好大学。她拿不定主意,就在下课时,找到我,说:“方老师,让我借你的手机用用吧! 我跟我娘打个电话,说说这个事。”我借给她我的手机了,她接过来,拨通电话号码转身向别处走去。我说:“你走那么远干嘛,快点打完还给我手机!”她这才在不远处停下来,跟她娘对话。“娘,你在外面打工不容易,别结计我,我在这里挺好的,你不信,问俺老师,俺老师就在这儿,我用的是他的手机打的电话。你女儿保证不让你丢脸,我学习可用功了,十点多还不睡呢!那个,我没有钱了,你往我信用卡上打二百块钱吧!俺爹还在咱家是吧?班主任叫俺去职中上学的,我跟俺爹商量商量,看行不行?……”一直打了半个小时,才完。我上前要手机,她说:“你不要那么小气行不行?大老师哩!一个月工资三四千,我再给我爹打个电话,你好人做到底吧!”说着,身躯一转,不由分说地开始拨她爹的电话,我上前要抢过来电话,已经来不及了,她已经拨通了,笑着看了我一眼,跟她爹又聊上了,那边传来她爹的声音“我叫你到高中是学文化的,去上职中,那不降级了吗?那多丢人啊!上的是高中,拿的是职中的毕业证,不去,说什么也不去!”她说:“班主任愿意叫俺去,要不,你来跟班主任说吧!别结计我,我在这里挺好的,你不信,问俺老师,俺老师就在这儿,我用的是他的手机打的电话。你女儿保证不让你丢脸,我学习可用功了,十点多还不睡呢!还有,我钱花完了,你要是不想让我饿着,你就我往卡上充点钱,二百块钱吧!最近,吃的多了,也长个儿了,再不打钱,我就没饭吃了!”等把想说的全说完,才把手机还给我,笑嘻嘻地说“谢谢了,老师。”转身就回教室去了。
教了她一年,就不教了。最后一次遇到她,是在一个课间,“老师,还记得我吗?有没有想过我啊?”我抬头一看,是她,还化了妆,嘴唇红通通的,眉毛也收拾过,脸没有抹太多粉,仍然黑乎乎的,眉开眼笑,笑嘻嘻的,我说:“当然记得。”“那,我叫什么名字啊?”她又问。 我愕然,想了一会儿,想起来了,正要说出“刘英”两个字,她开怀大笑,“怎么样,忘记我了吧!我可是经常想起你的!”我说“叫刘英!”她说:“亏你还记得,你真是我的好老师,商量个事吧,把我带出去吧!我牙疼了,需要出去找个牙医看看。”“这种事,你需要请假,应该找班主任啊,让我私自把你带出去,这是违反学校规定的。”“还有,”我提醒她,“你不应该化妆,你这衣服,学校学管部要是逮住你,也会处分你的,我虽然不教你了,希望你能真正时刻记住,无论你处于什么位置,你都拥有选择的权利,你是一个学生,只要去学,这一天就是无悔的,积少成多,你绝对不比别人差,如果只是假装在努力,那种自欺欺人的生活你觉得有意思吗?那样终究会断送自己前途的!”她敷衍着说:“我就是要让你带我出去,你不乐意就算了!又要教训我,跟我爹娘一样,一见面就教训我。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说完,扬长而去。
 
作者 方泊兮
郑重声明: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